《工地》“一带一路”亲身参与者有感

编辑:榆林政府网   来源:http://stcroixlink.com/    点击:9

伴着推背感及耳旁飞机引擎的轰鸣,我又出发了,这次是印尼某电厂总承包项目,笔者将在工地逗留大半年,提供支持。

虽早已不是第一次,但情绪仍极其:舍不得两岁的女儿,好想多一些;舍不得日渐衰老的父母;更舍不得妻子,她那纤弱的双肩将独自揽下家中的重担。

相思苦,工地更苦。我们常去的那些国家,想想也知道:有的局势不稳,有的反华,有的治安混乱,有的物资,有的气候恶劣,有的污染,等等常识细说,但只有其中,才会看到一个浓缩的等级社会:

在狭小的营地,有人住着宽敞的套房,频繁回国,收入丰厚,专车接送,来去;另一些人却挤在工棚的上下铺,用着黑得长毛的马桶,吃着粗糙的三餐,高强度加班,却只领到半年前的工资,还要上交护照没有回国自由……不经意间,你近距离体会到了当代中国的丑陋,明白了权力与资本的赤裸,看到了弱者的无奈与挣扎,让你的天真、理想、诗和远方碎了一地。

我们这个群体究竟为何存在?我们不过是中国依靠后发优势崛起,向更落后输出产能这个历史大背景下的一个小小注脚。我们的存在,消化了国内过剩产能,赚取了外汇,促进了经济发展,维持了就业,保证了社会稳定,宏观来说,我们的贡献很大!而作为此历史洪流中的个体,我们究竟是伟大呢?还是无奈呢?还是无奈呢?

《金融时报》读者们更多关心一带一路带来的政治、经济意义,比如与马歇尔计划的对比、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响、是否经济侵略、债务可持续性等等。但笔者却看到了千千万万底层参与者。其实,我们不过是勤劳、耐苦的中国人在养家糊口:“攒钱买房啊”,“这里收入比国内强点”,“一家人还等着这点工资呢”,“国内没项目了”,“你不干这个干嘛呢?”,云云……

这个群体将何去何从?鉴于我国的政治、经济体制,历史阶段,这个群体还会大概率壮大,作为国内社会缩影的工地境遇也难有改善。历史洪流难以扭转,但个人却由自我掌控,未来会怎样,我不知道——虽然耳边总是响起悲怆的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,但我决意翻开《Lenin’s Tomb》读下去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