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儿班主任》副所长关押女教师被免女儿因舆论压力曾离家出走

编辑:榆林政府网   来源:http://stcroixlink.com/    点击:23

就在这起事件发酵前一天,株洲本地人关注的焦点在一个8岁小女孩离家出走的事情上。

10月17日14点56分,“株洲县公安”官方微博发出一条寻找小女孩的寻人启事,当时株洲县渌口镇派出所副所长的赵明众,沉浸在爱女失联的恐惧中。

10月15日早上,赵明众的妻子打电话给他,说女儿小彤(化名)被班主任何某“打了个耳光”。赵明众冲动了。他让两个下属,一个民警一个辅警,到距派出所5分钟步行路程的育红小学,把班主任何某“请到”所里。

班上的同学指责小彤,“为什么要找警察把老师带走”。而何老师从派出所回学校后,因为“心里不舒服”而解散了班级微信群。

同龄人的言语,大人的行为,都让8岁的小彤备受压力。10月17日早上,小彤将与父母联系的手机放在家中,一声不吭地坐上通往株洲市区的7路公交,便没了消息。

当天,不少株洲人的微信朋友圈都有“民警女儿失联”的信息。小城圈子里迅速的消息,帮赵明众夫妇很快寻回了女儿。

女儿终于回家。刚松了一口气的赵明众没想到,另一场风波即将给他的职业以重大。

隔天,一篇微信文章《老师罚学生站了几分钟,竟然被抓进派出所关了7小时,谁给了这位副所长如此张狂的权利》,在教师圈里广泛。

随后,媒体介入,事件发酵。10月18日傍晚左右,“副所长关押女教师”已经成了引爆网络的话题。

随后的事,全国皆知。官方的处理来得迅速又果断。10月19日,县纪委监察委的调查通报显示,赵明众“违反公安机关办案回避,违规派警处理涉及本人家庭成员与他人的纠纷,且处置。决定记大过处分,免去副所长职务,并调离公安系统”。

10月15日早晨,株洲雨势不小。当天,株洲县渌口镇育红小学232班,有不少同学早自习迟到。班主任何某“照例”让几个迟到时间久的孩子到黑板前,贴着墙蹲下,双手端平,“蹲马步”。

何老师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可能有动作手势示意她站在讲台上面,不小心摸到她的脸,但是没有故意打她耳光。”下了早自习后,小彤给妈妈打电话,哭诉自己被老师“打耳光”。

接完小彤的电话,其母立刻给孩子父亲赵明众打了电话说要“报警”。但据株洲晚报报道,渌口镇派出所所长汤晟表示,警,是“补报”的。当天早上8点半左右,当值的赵明众接完妻子电话,就直接让一名民警和一名辅警到学校了解。“9点01分接到110指挥派警,老师是9点02分到的派出所。”

刚到派出所没多久,何老师就拍下了一段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。视频中,何老师一名穿警服的男子,“你们现在是把我锁在里面?门根本打不开。”

一名当天在场的民警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,何老师在视频里的地方并没有待多久,“也就几分钟。”

几位派出所民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当时并没有要“关着老师”的意思。“如果要做什么,早就把老师手机没收了。她怎么还能拍小视频呢?”

据当地媒体报道,通过对班级部分调查,当时无人看见何老师打人,可能轻推赵明众女儿到讲台前罚站。

有和赵明众关系的民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赵明众和女儿班主任何老师之间确实存在矛盾,老师候对孩子的一些体罚,让家长心疼。

几位小彤的同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何老师很温柔,但是候生气了,也“有点可怕”。

在派出所的时候,何老师了在县教育局上班的姑妈何女士,姑妈随后到了派出所。中午的时候,小彤的母亲也到了派出所。何老师的姑妈当时,不管有没有打学生,蹲马步也算是一种变相体罚,于是让侄女给小彤母亲道了歉。双方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,一直谈到了下午两点多。

小彤母亲以为,事情到此就结束了。没想到,老师回学校后,解散了微信群,女儿也因此受到同学的指责。小彤的一个同学说,平时“脸上一直挂着笑”的小彤,在“爸爸把老师带到警察局”之后,一直闷闷不乐。

据当地媒体报道,10月16日上午,小彤母亲与何老师再次因沟通不畅,发生矛盾。中午,小彤与何老师请了假。小彤母亲下定决心要给女儿转学,16日下午立刻就到市区去看了学校。

认识小彤的一位三年级女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小彤爸爸早就有意向给女儿转学,要去天元(株洲市区)。但这个说法遭到了赵明众同事的反驳。“(育红小学距离派出所)那么近,那么方便,如果不是发生这种事怎么想转学?那么小的孩子,(现在)就要寄宿。”

在罚站事件,小彤母亲接受本地媒体采访时还提到一起“洗碗”事件,让她对何老师心有不满。

育红小学的食堂较小,平时只能容纳老师就餐。而学校出于考虑,要求中午不得离校,只能在学校吃午饭。因此,每个班级每天中午派“抬饭”的学生到食堂,把全班的饭菜带到班级。吃完后,再由学生把碗筷送到食堂去洗。

从食堂到三年级班级,需要一段几十米的楼梯通道。如果不到10岁的孩子还要提着重物上下楼梯,是很辛苦的。小彤是班里的生活委员,每天负责将使用完的碗筷送到食堂。年初,有一天因贪玩了时间,等把碗送到食堂时,食堂已经关门。

孩子后来自己一个人把碗带到住在学校后门的同学家中,洗了全班50多人的碗。当时寒冷,小彤因洗碗又把衣服弄湿,非常狼狈。根据株洲晚报的报道,小彤母亲至今回忆起来,仍对班主任何老师颇有怨言。

校长晏春华则称,当时小彤确实没有及时将碗送到食堂,但何老师并没有叫她自己去洗,而是有同学跟小彤说要自己洗完,小彤信以为真,就拿到同学家去洗了。

一位女儿曾就读于育红小学的家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女儿曾经她,班里只有抬饭的学生洗碗,其他人需要值日,洗全班的碗,而女儿今年考上了市区的私立初中,最开心的就是有了宽敞的食堂,再也不用洗碗了。

10月17日早上,小彤将与父母联系的手机放在家中,一声不吭地坐上通往株洲市区的7路公交,便没了消息。据媒体报道,她想去看看父母许诺给她转学的市区学校。

急红了眼的赵明众夫妇,发出了寻人启事并附上了自己的联系。

还好,小彤平安了。但是俩的电话号码已经微博、微信流传出去,在女儿回家后的第二天,两人的来电更加。媒体的采访、路人的责骂、领导的问询……如潮水涌向这个家庭。

除了8岁的女儿小彤,赵明众夫妇还有一个刚一岁半的儿子。小彤母亲的微信朋友圈封面,是她两个孩子的艺术照。这曾经是一个在小镇上让人羡慕的家庭。渌口镇派出所的民警说,谁会想到还有后面这些事儿呢。

10月20日是周六。距官方宣布给赵明众的处分不到一天,株洲县渌口镇派出所的民警照片栏中,已经见不到赵明众的制服照。

网络上,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谴责赵所长“好大的官威”。

有网友评论这样认为,作为班主任,在轻微内惩戒,能够被多数人理解。作为父亲,用“副所长”的身份与女儿班主任交涉,这便成了权力的越界。

这样的结果,大概也不是育红小学232班班主任何老师看到的。232班的班牌上写着班级口号:“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”这次,班主任何老师在县城里“出名”了。舆论发酵后,她不愿意再接受媒体的采访,拒接外地打来的陌生号码。曾经陪她在渌口镇派出所与小彤父母协商的育红小学校长晏春华,也同样了沉默。

记者向株洲市公安局询问赵明众的情况,一位不愿姓名的工作人员答复,其“情绪不大稳定”。株洲市公安局有民警认为,赵明众的确有错,这样的处分不算冤枉。但渌口镇派出所有民警觉得,平时还算认真的赵明众,这次付出的代价,实在太重。“这是一辈子的污点。没有一个警察这样离开。”

友情链接